這是今天聯合報的社論,看得非常有同感,超級認同,杜正勝是我最度X的政府官員(抱歉沒有用這粗話無法表達我對他有多麼的痛心疾首),也相對於林芳郁的心疼,這篇社論有相當精闢的看法,沒錯這就是我的看法,林應該辭職,但是劉內閣應該慰留,這就是我的看法。專業應該被保護,這是在濁世中,政府該有的GUTS。

台灣人什麼沒有見識過,那些恐慌的人,絕對不會去喝含奶製品,在下面吵鬧的人,或許為自己利益在吵,或許嘴巴癢在吵,說真的,這麼專業的東西,我實在看不出來"有誰"真的有提出專業數據,或是國外經驗來舉證前署長政策錯誤,有的都只是一張張的嘴,如果大陸奶製品有毒,是否其他食品有相同的漏洞,請問有沒有哪位專業的政客,去研究出來找出來,然後說這樣的恐慌合理,看政客利用媒體煽動民眾,就一肚子三具寈安。以上是我自己的看法啦,下面是社論貼稿。。。


要幫林芳郁「平反」並不容易,畢竟他自己決策反覆,又未能清楚說明政策轉變的邏輯。但在歐盟及紐西蘭相繼宣布三聚氰胺檢測標準後,林芳郁訂出的二點五PPM卻不再是笑話一則,而是相對合理的執行標準。林芳郁為了一個誠實的決策下台,除暴露劉內閣未能面對民粹壓力,也反映了台灣社會的急躁和淺碟。

林芳郁被當成第一顆犧牲的棋子,顯示了劉內閣的心虛和手拙;若比起陳水扁時代表現蠻橫、荒誕卻始終屹立不搖的教長杜正勝,兩個政府作風差異之大直如天壤。兩相對照,政務官的曲直良莠,已全然沒有判準可循。

陳水扁任內,杜正勝可謂是最滋爭議的閣員。在職務表現上,他經常撈過界發表與己無關的政治謬論,更用政治教條扭曲教育價值;在私人言行上,他當眾挖鼻孔、打瞌睡、縱容其子濫用官舍,毫無忌憚;在社會形象上,他失德失態卻不反省,反而一味硬拗,讓父母擔心不知如何教育子女。然而,杜正勝從故宮院長到教長歷經六任閣揆,地位始終鞏固;即使在陳水扁敗象已露之際,民進黨立委點名他該下台,他仍隨扁政府撐到最後一刻,成為最長命的閣員。

杜正勝被綠營視如瑰寶,除反映扁政府的施政哲學,也折射了民進黨的幫派性格。試想,若是一個現代化政黨,怎麼會容許政務官長期奇言異行而不加以糾正或撤換?若是一個民主政黨,怎麼可能完全不顧社會觀瞻,卻將離經叛道官員當成本黨的英雄人物?從這個角度看,如果說杜正勝以其奇特的綠色忠誠拴住了扁政府,那麼,陳水扁綁架民進黨不正出於同樣的邏輯嗎?一個歃血為盟的幫派組織,才會存在這種「私忠」的潛規則。

相對於扁政府死硬的幫派性格,林芳郁的命運,就是馬政府「懦弱的專業主義」下的犧牲品。林芳郁的錯誤,在於他變更了決策標準,卻又無法向社會清楚交代變更的緣由,這是他致命所在。其實,林芳郁若是個狡猾的官員,他大可將儀器檢測不出來的部分視同「零檢出」,在行政上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也就過關了。但作為一個不失良心的衛生官員,林芳郁不想含糊了事,而意圖將科學與事實間的出入作個釐清。可惜,他的誠實,被混淆是非的在野黨及綠色名嘴譏為「人不如豬」,被方寸已亂的執政黨說成「青天霹靂」,被失去信心的民眾罵到臭頭。

在整起事件中,讓人惋惜的不只是林芳郁的去職,而是社會對理性的缺乏包容,以及對科學的缺乏信心。事實上,三聚氰胺若是人工添加,其驗出成分往往是器皿溶出量的千百倍,兩者危害自不可同日而語。從歐盟訂出的二點五PPM和紐西蘭的五PPM,說明林芳郁的標準有其科學根據。再說,過去廿多年,台灣生產及輸出了不知多少「美耐皿」產品,這個名稱不僅是以三聚氰胺的英文melamine命名,而且是以它為原料製成;何況,台灣許多店家至今也仍在使用這種餐具供客人食用。如果不能把大陸毒奶和美耐皿作出區隔,台灣毒奶風暴難以停歇也就罷了,它還會禍延許多無辜小吃商販,對社會經濟造成嚴重衝擊。可惜,許多政客卻陷溺於「眼不見為淨」的自欺。

林芳郁一百二十九天的短命閣員生涯,比起杜正勝八年的屹立不搖,兩人迥異的下場,映照兩個政府強弱極端的施政風格,讓人感慨。扁政府的強橫硬拗固令人厭憎,馬政府的遲鈍軟弱亦令人難耐。

回顧當年SARS風暴,台灣也曾因充滿未知而陷入驚恐;直到世界衛生組織發布科學報告,人們才得以從口罩危機解放。這次毒奶風波,讓我們學會了尊重科學理性嗎?

創作者介紹

賴賴家族聯絡簿

賴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