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今天很累的樣子,都沒起來,昨天累趴了,回來洗完澡就睡,問他淡水好不好玩,爸爸說,好玩是好玩,可是非常累,用走的就不會這麼累了~~~因為地不平,輪椅走在地面上崎嶇坎坷,爸爸給震壞了。。我跟爸說:所以啊,要走路啊!。。。好個落井下石的惡女。。大概是去看賴皮的關係吧,亂夢一堆~~


夢見前年代的同事阿姿和我ㄧ起去上課,在洗手間的地上,有個類似流浪漢捲著棉被躺在洗拖把池,結果是陳詩欣,全身發抖失溫狀態,阿姿拿兩千五給她,要她去醫院看病,還拿個飯鍋給她抱,好像這樣可以減輕痛苦,我看不行,告訴她我去領五千,她立刻去掛急診,她們要去台安,我希望他們去長庚。

醒來,感覺超怪,不解,繼續睡,然後繼續發夢。。

夢見雨天兩個小男孩,大約國一和小五,雨中騎單車放雙手,相當危險,我剛好過馬路被小五生勾扯,小五生非但沒有停車反而繼續前進,我被牽扯一段路程後,單車倒下小五生逃跑,找到這兩個小孩的家,是開藥妝店的,套了小孩的話確定這傢伙就是肇事者,找他媽要告狀;

藥妝店當場變成廟堂,一大隊結婚隊伍進入,小孩媽媽說不要看,不是人的婚禮,看到類似古代婚禮穿著古服,有嗩吶手吹奏,先抬進一個大架子上面有個似肌肉萎縮的新郎,五官扭曲,後面接著抬著一張床,白色床單中間有凹痕但不見人影,似乎是冥婚。。接著又抬進一張雙人床,有個大大的喜被,床上有兩個人,男的滿臉是傷,像是黑社會小混混極不願意,女的長相還算清秀,旁邊小混混的長官拼命催促:你快上,跟上妓院一樣沒差。。男的表情很痛苦。。似乎是要幫前方那隊冥婚夫妻生小孩。。。

不錯看吧,這個戲劇夢。。

黑澤明的夢層次那麼高,我也來練個"黑則明"的夢看看。。

畫面:水龍頭流水,女生結伴進廁所,地上捲曲著流浪漢。。奧運音樂下,陳詩欣從棉被跳出來,準備去打拳。。奧運比賽、棒球比賽、籃球比賽畫面高速切換,裁判吹哨子音,暗場。。主觀鏡頭找人,街頭棉被捲著籃球手,繼續前往暗巷又有棉被捲著排球手,然後天橋底、騎樓都有棉被捲,然後棒球音樂下,棉被捲跳出各個運動選手,共同前往某處。暗處一盞spot light打在一個攤販上,看板上寫著:黃平洋鐵路便當。。疊奧運音樂各國旗幟,台灣隊伍旗手燦爛笑容,表情特寫放大浮水印壓字:台灣的運動選手,出路在哪?(最後音樂:國旗歌歌尾)


本來想寫好笑的,結果還是~~拍謝,黃平洋有請我們吃他的便當啦,不錯吃說。。

賴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