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台北講堂先幫小康報名圓滿施食,還有爸爸的捐款,順便把水陸法會的資料快遞給大弟,剩下兩天嗎?回家,抬頭看著我們家七層樓的高度,八樓的光景是怎樣的,速度有多快,時間要多久,重力加速度會有多痛,其間是否有恐懼,還是毫無知覺?一陣心抽痛,阿彌陀佛~


我們是累世好友,不是只有這一輩子,我們是那種,玩樂不會在一起,但是有難一定可以互相依靠的麻吉,說過了,夫妻不一定可以一輩子,愛情也不會一輩子,但是我們的交情,不管生死都會一輩子。。

除了工作,年輕人的時間總是先大部分分給情慾,然後朋友,最後才是家人,為了讓情慾合理分享,於是把他變成家人專心照顧,但是變成家人之後,恐怕情慾又會跑出來,所以新的情慾又會佔去大部分時間,曾經情慾的家人又只能佔到少數時間,只有朋友的時間,永遠不會改變,所以朋友的品質也比較不會變。。不太重又不太黏,剛剛好也沒壓力,最美好的關係。。不過很多人後來都沒朋友,因為時間不夠。。

晚上民視記者好友請我吃飯,去了那家很想帶你去的蛋糕店,又是一種酸,他說找到北縣記者,稿子抽不掉,是編輯處負責,好生氣,卻無力,希望你根本不知道這件事情,只要快去買瘦身霜就好了,大弟燒了五千萬,應該夠你買了吧!別人都有49天,為什麼你只有10天,不公平~

活著的煩惱實在很多,也不一定是壞事啦。。

家裡的大陸佣人已經變成鬼了,今早跟媽大吵,說話很沒禮貌,現在她是我們家老大,他很大聲說,我在台灣有老公,是給你們做看護不是做奴隸,你天天罵是什麼意思。。我實在佩服他的勇氣,媽媽碰到另一個媽媽,結果媽媽輸了,結論是,台灣罵輸大陸。。。

對了,爸爸的念佛計數器,不見了。。

創作者介紹

賴賴家族聯絡簿

賴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