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波特”趴在主人身上一起進入手術室


 

 
  “汪汪……”昨下午2時10分,市急救中心,一條臘腸狗前腿高舉,爬在CT室鐵門上,不斷地刨著腳爪,叫聲響亮而急促。

  “這條小狗太忠誠了!”不少醫護人員都十分感動——幾十分鐘前,小狗的主人昏倒在大街上。救護人員趕到後,也許是擔心有人傷害主人,小狗竟然和醫生對峙;救護人員施計將狗的主人抬上急救車後,護主心切的它又隨車來到醫院,寸步不離守在主人身邊。

  小狗守護昏迷老人

  昨下午1時30分左右,渝中區大坪正街。一輛急救車停下,出診醫生賴軍和義工朝街邊躺著的一個老人跑去。

  當賴醫生靠近昏迷的男子,正準備為其檢查時,汪汪……“臘腸”突然擋在醫生面前狂叫。

  “它可能覺得我要傷害它的主人,一副要咬人的模樣。”賴醫生說。為了避免意外傷害,醫生和擔架工都不敢輕易靠近。

  但救人要緊,於是,醫生拿著一根樹枝,引開“臘腸”的注意力,擔架工用極快的速度將人背上了急救車。見主人被拉上車,“臘腸”立即撇開拿樹枝的醫生,一頭紮進了車子,坐在主人的腳邊。一路上,醫生和擔架工都不敢輕舉妄動。“真的怕它護主心切,咬我們一口。”

  破例讓狗進手術室

  下午2時許,急救車駛進了急救中心,車門打開後,急診醫生照例將病人抬出來,但這一切又受到了“臘腸”的“阻撓”, “臘腸”不停地蹦著叫著,試圖跳上主人的手推床,但手推床有半米多高,“臘腸”一次又一次跌落到地上。

  “沒有親屬一起嗎?”急診內科的徐醫生問到。

  “沒有,就這條狗一直跟著他。”賴醫生無奈地回答。

“讓它進去吧!它好擔心它的主人哦!”圍觀的人看見這樣的場景,紛紛為“臘腸”求情。醫生為難了,動物是不能進入手術室的。但是,不讓“臘腸”跟著主人,誰也別想將男子推走。“臘腸”就這樣和醫生僵持著,在手推床周圍打著轉,誰也無法將它趕走。

  “破例讓它進去吧,不然我們怎麼搶救病人啊!”徐醫生考慮到病人是突發腦溢血,終於松了口。

  “讓病人帶著狗走進手術室,這是第一次出現這樣的狀況,我們都被它感動了。”徐醫生說。進入急診室後,“臘腸”顯得很安靜,也不叫喚了,醫生將它拴在手推床的床欄杆上。在醫生為病人檢查的過程中,男子痛苦地哼了兩聲,“臘腸”以為醫生“傷害”主人,又氣勢洶洶地叫了起來。

  小狗大鬧醫院CT室

  為了進一步瞭解男子腦溢血的狀況,需要再到CT室照片。“臘腸”又跌跌撞撞地跟隨手推床,又叫又跳來到螺旋CT室大廳,一路上小狗的目光始終未離開主人。看到此景的市民,紛紛拿出手機,拍下了它追隨主人的場景。

  “我們都很感動,我要用手機照下他們。”一位中年男子說道。

  “病人要進入機器透視,狗不能進來,怕影響效果!”“臘腸”似乎明白醫生的話,叫聲更響更傷心了。
  “來,請你來把它拉住,不要放!等到我們照片結束。”醫生把這個艱巨的任務交給了本報記者。

  “哐!”鐵門被死死關住,“臘腸”和記者被關在了門外。“臘腸”瘋了一樣抓著鐵門,傷心欲絕的樣子,讓記者握著牽狗的繩子都很不忍心。

  “用吃的分散它的注意力。”一些市民圍過來,向小狗投遞食物,但無濟於事。記者和旁人,需要使勁用力才拉得住它。10分鐘後,男子從CT室被推出,“臘腸”居然掙脫記者手中的繩子,向主人撲過去,往上跳。怕掙脫繩索的“臘腸”傷人,醫生只好又一次破例,將它抱上手推床坐在主人腳邊。

  隨後,男子被安排在急診室住下,繼續觀察。也許知道主人沒了生命危險,“臘腸”先是高興地舔著主人的臉頰,隨後頭靠著主人大腿,呼呼大睡起來。

  主人待它像小孩

  下午3時30分左右,病人的妻子和朋友湯先生出現在醫院。

  湯先生說,發病男子是自己的朋友,叫羅龍德,家住袁家崗後勤工程學院,已退休。中午12時左右,他和羅龍德在大坪菜市場附近聊天,後來羅龍德有些不適出現昏迷,湯先生準備將他送到大坪三院看病,但“波特”(臘腸狗的名字)一直叫,不讓靠近。湯先生又聯繫不上其家人,只好先撥打了急救電話,然後去找羅龍德的妻子。

  “對它就像對待小孩一樣。”羅龍德的妻子余淑美說,兩年前,他們買回了這只臘腸狗,取名“波特”。“波特”很通人性,怕寂寞,晚上都睡在自己的腳邊。

  “如果它犯錯的話,我們也會打它。”餘淑美撫摸著“波特”的頭說,“波特”挨打後,就會記住教訓不會再犯了。

  餘淑美說,“波特”過著平凡的生活,如果要說特別之處,那只有它的忠誠了。

 

   “波特”臨走時給羅龍德一個熱吻 
 

賴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