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今天整體狀況都更穩定了,痰還是很多,不過記憶混淆,左邊的面部抽動,已經跟護士、住院醫師、主治醫師全說了這狀況。。爸爸今天精神不大好,不大舒爽的臉,也不想理人,問這是哪裡,他說是KIME阿姨家(我家五樓),我說是呆呆病院。。爸爸不記得去急診,但記得明天要上課,早上有人來但不記得是誰,不過他記得我是姮娟。。看著爸爸面部抽動,竟然會看到爸爸的左腦神經螺絲鬆了,我應該也是有病了。。


昨天做怪夢,夢見爸爸用媽媽的名字去租了一個店面給細姨,而且還理所當然的表情,媽還不知道,我必須偷偷解決這個問題,然後看到地契合約還有媽的相片,氣醒胃痛。。我幹麻~~睡個覺也能氣到胃痛,我的前世,應該是氣球吧!

今天沒帶幼齒安那去,思考再三還是暫緩,安娜才剛來沒幾天,對環境並不熟悉,我們對他的專業能力,還有其他方面的熟悉度都還不夠,這邊又不是4B2我更不放心,爸爸已經在加護病房,護理方面應該由護士料理較為妥當,畢竟還沒過安全期,有任何狀況才不會有扯不清楚的疑慮,再者醫院環境複雜,萬一被擄走跑掉,算了,不要徒增麻煩,等爸爸上普通病房,我都會在,再把她帶去好了,沒辦法,我真的很討厭事先擔心的事情發生,像這次這樣。。老天爺可否讓我跟別人一樣樂觀。。。

安娜把媽媽的小水晶球座不慎打破,那是放在小神桌上的,我記得是寶祥師帶回來的,但是媽堅稱是什麼大師的手尾,安娜已經快被罵死了。。當天安娜有告訴我,我說這種保祐的東西破掉,就是幫主人擋煞,沒關係,於是安娜告訴媽打破東西時,沒有表現出應有的極度恐懼愧疚感,大概是我的沒關係,讓安娜感覺有安全感,而失去跟媽說話時的極度歉意,讓媽超不爽。。媽已經不爽兩天了,說把安娜寵壞了。。我叫安娜恭恭敬敬的慎重道歉,果然媽如火山爆發式的飆了一頓。。安娜被罵得眼框紅,事後我告訴安娜,全世界的老人發脾氣,大概都含有兩種意義:一是沒有安全感,二是寂寞,所以她越發脾氣,妳越跟她說話,就算妳殺了人,她都會原諒妳。。果然有效,下午就看到他們倆在雞同鴨講了。。

爸爸說要聽海洋音樂,好,立刻去準備。。

創作者介紹

賴賴家族聯絡簿

賴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