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最近說太多爸爸的壞話,被眾佛庇祐的老爸的守護神給懲罰了,今天頭痛到爆炸,就快跟手機一樣,變成沒腦殼的科學怪人了。。


爸爸每天還是on scheual在家練站,打WII,媽一看到我就告狀,爸爸很驕縱,中午說要洗澡,讓安娜手忙腳亂。。。。。我看到安娜在幫爸爸綁安全帶,讓他練站時,爸爸很兇的說:這樣太緊,很痛。。阿是有多痛,又還沒綁,這是我心裡想的啦。。然後看到安娜一直笑,說好好好,好不容易整裝好了,準備讓爸爸站起來,爸爸說:我要尿尿。。。安娜又笑笑說,好,就去拿便盆。。

忽然眼前浮出五個字:慈母多敗子。。。。。。我真的滿黑心肝的。。

算了,我們沒有被人這樣疼愛過,有點忌妒吧,頭痛,就回房去了。。

駕照過期一年,以為要被吊銷,還好今天打電話到監理處問了,那是職業駕照才會被吊銷,我~要五年後再去換照也行,喔耶。。。

安娜現在比較大的困擾還是老母,煮太多,媽媽說浪費,煮太少,媽媽說怎麼煮那麼少,安娜無所適從,我說,做你認為對的事情就是對,媽媽說話,笑臉回應即可,不用認真,她只是存在意識作祟,沒意義,不用理會,安娜說,我想你真的不喜歡你媽媽。。對啊,我家人多數沒生結婚是對的,我們身上有不幸的DNA。。看到爸現在變成這樣,更強烈的感覺是醬D。。

我的DNA全黑了。。

賴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