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術後第一次回診,要調整爸爸頭殼裡面的壓力器,王醫師希望我們十點半就到醫院,昨天還打著如意算盤想著我們是70號,所以可以利用早上的時間先去幹麻幹麻,結果~起床、準備、出門。


果然準時抵達台大,偏偏今天台大醫院車位全滿,等了一會兒,停好車,趕到診間,阿~已經去拍X光了,吼,來不及看到他們調整的樣子,很好奇捏!

拍X光,連照X光的那個不知道怎麼稱呼,暫時就叫X光師吧,在那猛研究爸爸的頭,說爸爸頭形很好看,哈!然後開始對這個捷運站有很多疑問,X光師問捷運站長(就是賣捷運站的女業務)缺口的意義是什麼,因為從X光中,可以清楚看到,面對爸爸耳朵北北東方向,大約是兩點鐘方向,有個圓形的小圈圈,然後連著一條長長的管子(好像機器戰警),那個就是這次開刀放進去的東西。

女業務就把工作手冊吧,拿給X光師看,原來是缺口的位置,代表調整的數據,喔喔喔~~~我也學到了(真不知道學這要幹麻)!所以永遠不會不知道調整的數據是多少,要不然萬一,我是說萬一啦,知道數據的人都不在,那怎麼辦,真是聰明的設計,果然是學醫發明的。。

回到診間,王醫師要幫爸爸拆線,好恐怖喔,我永遠不會忘記,那個長庚醫師,拆掉我膝蓋十公分長的傷口逢線,那個痛,醫生拼命在納說不痛,我幾乎想要乎他巴掌了,因為他一直開玩笑說一點也不好笑的笑話:不痛不痛,我不痛。當時只有16歲,也不能怎樣。

 頭殼的傷口很小,隱約可以看到管線。

  這些傷口的處理都很夠水準,跟二十幾年前的縫合術差很多。

不過看老爸的狀況,是真的沒有很痛吧,雖然王醫師說:看來你爸真的怕痛。。並不是"怕痛",是我們的體質"比較痛"。不過爸爸真的很疼王醫師,不管他說啥,爸爸都說:對啊,是。。我問爸:今天會痛嗎?。。爸爸說:王醫師弄得不會痛。。那為什麼我以前痛得半死,到現在都記得@@

全部處理好了回家,本來想去買小巷亭,結果迷路,爸爸說:圓環不是有滷肉飯肉羹。。OK,就買這個。。

  漲價的圓環魯肉飯,還是好吃的要命!

回到家,爸爸真的很餓很餓了,趕緊吃飯,老爸又拼命的喝湯,中午又來不及了,王醫師有說,這個數據都要慢慢調整,找到適合患者的數字,也是需要謀合期啦!

  

創作者介紹

賴賴家族聯絡簿

賴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