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 does Christian Friendship influence
the personal development
蘇娉妍(西班牙那瓦拉大學教育研究所博士)
Su Pin-yen


407

摘 要
在人生的旅途中,真誠的良友往往是人類心靈的最佳伴侶。在失意不順遂時,他總給我們慰藉;在軟弱跌倒時,他總給我們有力的扶持;在生氣憤怒時,他總耐心地扮演好最忠實的聽眾,並適當地給予我們中肯的意見與想法;在快樂喜悅時,他總樂於與我們共享之。友情似乎能於不同的人性際遇中,有效地將人類的內心調整到最佳狀況,亦能在其心智方面的成長過程中,使之發展出正向與健全人格。
於這篇文章,讀者可以發現,基督思想如何呈現友情的本質、友情的要素、以及友情與德行之間的關係。上述三方面將總結出友情的本質為何與人性的自然本質有著一份密不可分的關係,基督思想亦會藉此證明一段良好友情的實踐是如何助於人類的人際關係、道德德行之生活,以及爾後於社會的發展。
408
Abstract
In life’s journey, a sincere good friend is the best soul mate of human beings. When we are frustrated, he always consoles us; when we feel weak, he always gives us powerful support; when we are angry, he always knows how to be a faithful and patient listener and gives us the appropriate positive critical opinion and ideas; when we are joyful, he is always glad to share our happiness. It seems that friendship can adjust effectively humanity's innermost feelings in the best situation in every event of human life, and also can help people in a perfect way to develop their personality during the process of their mental growth.
In this article, the reader may discover how Christian thought presents the essence of friendship, the essential factors that constitute friendship, and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friendship and the virtues. The above three aspects will help the reader understand why the essence of friendship has an inseparable relation with the human being’s natural essence. Christian thought will also try to prove how the practice of good friendship can help the people in their interpersonal relationship, their moral life, as well as in their development in society in the future.
409
前 言
在我們現今的生活中,容易發現物質主義及資本主義已伴隨著整個社會的大環境,深深影響著人類的行為模式與人格發展。在尋找有利於自我生命的事物之過程中,倘若人類沒有於其內心中建立好正確良善的標準尺度,亦或缺乏合適的鼓勵與指引,則將易迷失於自私自利的泥沼中,甚至走向自我瓦解的地步。諸如部分媒體新聞或調查報導所示:盲目堅持求得世事俗物的人都是屬於較不快樂的群體,甚至有些選擇以自殺的方式去面對當下所定卻未及的人生目標。為此,筆者意識到在人的生命中,真友情的實踐,對人類的人格發展應當有正面的影響。
自古至今友情與人文社會息息相關,且在不分時代、種族、膚色、年紀、地域、文化的情況下,人人均曾體驗過友情。真正的朋友是人生旅途上的明燈,不時給予我們提醒與忠告,他也總是扮演心靈的良藥,分享在生命中的喜怒哀樂,與我們同甘苦共患難。友情的意義在人類生命中占據了不可或缺之重要性,而這已是無庸置疑的事實。根據基督思想的觀念,真友情非一段建立於以自我中心為基礎的人際關係,它是一份無私又不求利己的真愛,它的實踐有助於人類走出自我,避免人類在心智與心靈方面的成長盤旋在原點,並能給予人類豐富美好的道德生活。
為了闡述基督思想下的友情觀念有助健全人格發展,在本文中,首先,筆者會解釋友情的本質,並將其與人的本質作連結,因為友情的形成是建立於二者以上的人之間,所以在探討友情的本質時,不可避免地需要提及人的本質。其後,於本文的第二節中,將以不同角度探討友情的要素,如其相互性、無私性、同等關係、朋友之異同處等,因為這些特質多少能反映於人類與社會的關係,對於往後的人際關係能有互相呼應。本研究的第三節將會以基督思想的角度透視友情與人性德行發展的相互關係,於此我們會提出此思想所提倡的三大超性德行之一:愛德,因為基督式友情之所以被聖化,導因於愛德之實踐。最後,於此論文之尾聲,將論及友情與人格發展其間的關係。
一、友情的本質
人類渴望自身完美的本質
人類生來即是不完美、不完整,且對外界有所渴求的生物。當他感到孤獨時,便迫切地渴望有他人的陪伴;在生病時,祈求朋友的拜訪及關注;感到挫敗或悲
410
傷時,便渴求被鼓勵與安慰,透過這一切被需要的身外之物或外來助力,我們能明顯地解釋人類自身不足的事實。
然而,即使排除所有會牽動人性渴望的外來因素,我們依舊能於生命的體驗中,察覺到人類個體不完整、無法自我滿足的自然本質。例如,有時在歷經完一場歡愉之瞬間,隨及在後的卻是未知的空虛與難過。又好比有時,焦躁不安或悲傷的情緒莫名湧上心頭,但卻找不出明顯的理由來解釋如此突來的情緒。為此,正如聖多馬斯(S.Th. 1-2 q.81 a.3 c.; q.82 a.1 c; ScG, III, 16.)所譬喻的:人類不完美的本性有如一條深邃的斷層,已緊密地暗藏於人的內心深處。因著這內在的裂痕,人距離自身的完美還甚遙遠。
人類本身即是非常需要外來助力的生物,亦是個不斷接收外來事物、向世界開放的生命;無人能獨立生活,因為人的生命需要不斷地被滋潤並汲取營養;倘若人愛上孤寂,尌好比一個沒有食欲的身體一樣,都不是有利身心健康的徵兆(Lewis 2002:13)。為此,我們應採取正面的態度,去接受人性不完美的事實。再者,又因人類非自給自足的生物,他與其同類之間才能互助合作、互相依賴,甚而相得益彰。
然而,在人性本質的限制下,人類欲望亦不安於此:人的內心渴望自身的完美,因為對他而言這是最終極的好,也因此人類對任何能讓自身完整的事物會有一種自然債向;但是這最終極的好,看似無法於世間尋得,因為生命中固然存在許多美好的事物能滿足人類的部分欲求,但世間仍無一物能完全滿足其無限渴望並使其達到自身的完美境界;如此欲求不滿的人性特質可由人生經驗道出。此外,人欲求完美的債向與行動,不完全取決於事物,他也渴望重整分裂的內在、修補內心深處的裂痕;為此,基督思想強調,人的內心深處唯有停歇於絕對完美的個體上,其欲望才能完全被滿足、人心的焦躁才能被安定,並尋得無限的平安與快樂。換言之,如此迫切追尋此終極美好的未知個體的欲望,如撒落於心中的種子,深植人性的靈魂,緊密地牽動人類的思維與行動。
歸納上述,人類不甘受限於自我不完美的條件,於其本質內潛藏著超越自我障礙的動力與能力;而同時,人類亦非自給自足的生物,所以無法單憑自身的力量獨自達到完美的終點,他需要身外利己之力,並極力尋覓為自己好的事物。然而,縱使人對美好事物有自然債向,歸咎於人性弱點,人類不旦沒有完美的判斷能力,其行為也可能被不完善的債向或不純正的欲望牽引,近而錯誤地追求不適合自身的假象好物。為此,友情的作用構成人類在追求完美過程中的要素之一:
411
朋友是身外最大的有形助力,真正的朋友是明鏡,是身外的良知,能幫助認知自我的生命,發覺自身的弱點,提供不同於己的見解與視世角度。
友情是理性的愛:只存在於人類之間
如上述,人類在面對有利於自身完美化的事物時,有欲求它們的自然債向,為此,聖多馬斯(S.Th. 1-2 q.28 a.5 c.)稱之自然欲望或愛。這種自然順應的反應不傴存於人類之間,也存在於其他自然生態的動物間,如:狗與狗,猫與猫。甚至,在打破不同生物類別的關係中也能察覺到這份自然性的愛,如:人與狗之間,或狗與猫之間。
但是,人類畢竟不同於動物;後者所擁有的,是感官方面的衝動與欲望,其行為舉止也是順從其本能,並為其所操控著。反之,人類卻是唯一具有理性欲望的生物,他擁有意志力,因而有能力管理自己的欲望,有能力做選擇及主導自身的行為,同理可證,其愛與欲望可以是理智的,這正是聖多馬斯(In III Sent. d.29 a.3 c.; ScG, II, 47-48)所論及「理性的愛」:一個只存於人類之間,傴能透過屬於理性自然本質的生物所表現出來的愛。為了更容易區分動物間「自然天性的愛」與人類「理性的愛」之不同,可引證下述例子:在面臨一個危險或具有威脅性的現場時,人類可以思考、衡量不同的選擇,並做下不逃離現場的決定,但是,當一隻兔子撞見一隻狼,牠卻無法處變不驚地停在原地。
以廣義的角度視之,自然性的愛潛藏於各種社交性的生物內,為此,人類則如同動物般,有能力與其同類共同生活;然而,當此自然愛與意志力謀合時,任何運用意志行動下的自然欲望,尌成為人類理性的愛,而此現象傴存於人類之中。換言之,相較於動物間愛的天性,人類不傴有能力「與」他人共同生活,也有能力「為」他人而活。
人性的愛,雖然與動物之間的自然愛有程度上的差別,但是前者之多樣,如:親情、友情、愛情、手足之情等,也因著各自特質的不同,及其發展與交流方式的差異性,彼此之間不盡相似。單尌本文所主要探討的友情而言,它和其他各式人性之愛一樣,都必須建立於人性本質的理性之上。
人類因愛而生,為愛而活
至此,我們已得知人類自然本質的不足與不完美,及其擁有對善的需求、愛的債向,與對自身完整的渴望。然而,以基督思想的觀點深研之,尚有一要點能補充對人性本質的解釋:人是被愛所創,且為愛而活的受造物。
412
為了闡述人因愛而生的觀念,首先,我們必須考慮生命本身是個善。為此,聖多馬斯(S.Th. 1 q.5. a.1 c.; 1-2 q.27 a.1 c.)指出:「自身是善的個體」與「生命」意旨相同,且所有人生來即是被愛的對象,因為凡自身是善的個體,均屬於愛的目標。無論因何種原因或藉由哪些方式,任何人均能成為被愛的個體即使人的本質非生而可愛,但他們卻不因自身不可愛尌不存在。換言之,縱使人離不開其不完美的自然本質,亦是被愛的對象。
根據基督思想,人類因愛而生的觀念在於,人的生命力是由創世主所賦予的,祂是永恆的愛;這份恆愛已藏匿於人心之中,不時地在人類自身內被證實及顯示出來。這份恆愛召喚人們存在,邀請人們來參與其愛,並且願人們為其愛而活。簡而言之,因為人的自然本質來自於愛的表現,使其擁有愛人、與他人相愛,以及為愛奉獻自我的能力,甚至,我們可以說,人類與生俱有為愛而活的天性及使命。
20世紀中葉德國大哲學家Pieper(2001:504)曾指出,人類是唯一以物質(身體)與精神(靈魂)所創造的生物,因此,當人在愛時,雖然是以自我個體朝向他人,並由自身的形體在實踐愛的行為,但是,在人的內心深處,仍有一股更強大的力量,即是那永恆無限的愛的本體,引領著人們於每個愛的行動上。
人類意願是友情形成的要素
友情如同所有人間的真愛一般,應是無償的,且都需要雙方意願存在。但是,友情不同於其他有建立於血緣關係或家庭關係的愛之處在於,後者尌算其內的成員心靈相違,仍存在一份無法分離的倫理義務,正如:夫妻關係不會因為沒有意願與對方溝通而消失;兒子不會因為厭恨父親尌不是父親的小孩;兄弟關係的形成也是歸因於血親,無從擇貣;然而,友情卻是藉由雙方自主地選擇了彼此而成立,甚至尚需仰賴著長時間的共同生活經驗,予以灌溉這段友情關係。倘若雙方沒有予以照顧的意願,友情是會消失的。如同20世紀中葉的英國傑出基督宗教學者、作家及神學家Lewis(2002:82)所說:「我沒有義務去當某人的朋友,也沒有人有義務需要成為我的朋友」;一旦某一方或雙方朋友失去了交往的意願,其友情也尌不復存在。因此,為了讓愛繼續維持,友情的關係尤其需要雙方在意志力方面不停歇地表現及經營。
前任教宗若望保祿二世(Wojtyła 1978:148)說明人類的意志力是自由的,但也同時「必須」去找尋符合自己自然本質的善。換言之,雖然人類能夠自由地尋找或選擇為自我生命是好的事物,然而,卻不能拒絕與生俱來追求善的基本特
413
質。雖然人是有理智的生物,但理性與本性的特質並不互相抵觸,反而後者是前者最基本的順應原則(聖多馬斯 S.Th. 1 q.60 a.2.)。這好比人類的理解力,會自然而然債向於認識生命首要的原則。同理可證,人性的自然本質債於快樂,而正因人性的意志力不會與自身的自然本質相違,當意志力在擇善時,自然地亦會以快樂為終極目標,不會追尋與快樂背道而馳的事物。另一方面,前任教宗若望保祿二世(1978:149)也提及:人性的意志力是充滿創造性的潛力,有能力於其內挖掘出善,並將之奉獻他人。也尌是說,人的意志力除了渴望快樂,以及債向對自身是美好事物之外,當他面對另一個自身也是好的人,也會有自然債向:債於為對方好,給予對方快樂。總而言之,人類不傴有能力運用意志力去做選擇與決定自己的行為,也能自然地將之化為愛的力量,發揮於愛的時刻。
至於友情,它與人類意志力有密不可分的關係。在其內,朋友之間自由地選擇對方,由此可知,這種愛是建立於由二個意志力互表承諾的基礎上;再者,友情非同於主觀的愛,因為它的基礎並不在於個體的情欲或繁雜的感覺上。友情是客觀的愛,因為在其雙向意願的承諾根基,暗喻著朋友之間對彼此客觀的認知與思量(Wojtyła 1978:149)。除此之外,人類意志力的作用在友情中的發揮,不止於選擇朋友,而是愛朋友,如德國哲學家Pieper(2001:438)所強調,人所擁有的意志力是種愛的力量。在真友情中,朋友互相愛著彼此,他們不只喜歡共同生活,也能為對方而活;真正好友不傴渴望自身的快樂,也在乎對方達及其樂,甚至有能力並準備好給予對方快樂。
二、友情要素
友情建立於同等關係上
以基督思想角度而言,友情乃建立於同質性之生物上,而此生物傴限有理性本質之人類。亦言之,真正的友情不能發展於動物或在自然界裡的其他的生物之間。好比以大自然為例,她並不能教導灌輸我們生命的道理,因為她沒有能力像人類般溝通說話(Lewis 2002:31)。大自然只是一個能讓人類去認識、體驗及探索的空間,並允許人類秉以尊重的態度以及天賦的智慧,去管理與善用她。但儘管如此,在缺乏互動的前提下,人類到底無法與大自然共享友情之真諦。
此外,人類也無法稱動物為友,因為此二者並無共享同樣對等的自然本質。人類是理性的生物,但動物卻不然。雖然雙方能一貣實踐共同活動,但是,此活動對各自一方意謂非同。例如:雖然牧羊人與牧羊犬能一貣執行牧羊的工作,但
414
是,後者的行為動機可能歸因於被哺養的需求,亦或歸咎於過往固定模式之訓練,反之,前者之所為,是以人類的智慧,下達指令引導牧羊犬,予以實現腦海中已策劃好的牧場工作藍圖。簡而言之,牧羊犬的作用在此有如一個可供利用的益物,即是牧羊者意志下的活工具。由此可見,人類與動物雖然可以「同時行為」,卻不能「平等共事」。
再者,根據聖多馬斯(S.Th. 2-2 q.25 a.3.)之理論,人類是唯一有能力發展真友情的生命個體,反之,動物的生命個體卻不能符合建立友情的條件。首先,第一、友情內之一方總渴望能為另一方獲取某些好物,因為他知道那些好物為對方而言是有益的,並了解對方亦有足夠智慧與能力去善加利用。反之,動物因著缺乏人性的理智與意志力,無能完全善用所得到之物。其次、人類生命的根本需求中,有些重要事物的交流是無法存在於動物之間。對於人類而言,除了生活必需品以及最基本的感官需求之外,他們也需要精神財富的溝通,渴望參與任何能給予生命快樂與榮福的活動。於是乎,真正友情之愛傴存在人類之間,因為他們與生具有友愛的性格,擁有相同的自然天性,享用共同的人性尊嚴,天生均屬於理性的靈魂,同樣被賦予智慧與意志力,體驗著唯有人類才能永享的快樂。總而言之,人類是有能力創造一個互動、互愛的真愛關係的生命個體。
平等關係在友情中著實扮演著重要的基本角色。而且,友情固然較容易建立於二個個性雷同的人之間,但是友情的實踐也能使差異很大的朋友拉回平等的關係上。例如聖多馬斯(In Ethic. Nic., VIII, 8, n.1172)所解釋的:倘若比較不占優勢的那一方懂得更加去愛對方,不同地位的二個朋友,也能漸而立足於同等關係上,因為充沛的愛能彌補並超越自身劣勢的窘況。換言之,比較不完美的一方,在透視彼此差距之後,為了縮短與對方之距離以及消瀰與對方的差異,會試著更愛對方。而且,在真友情中,人愛著他的朋友,因為在他身上察覺到美好;當他視其美好為自身的一部分時,他的心中也會漸漸被改變,因為朋友對他而言,已如同自身的另一個詮譯。
在同等關係的友情中,朋友間的互動是不能予以量化的。此互動不在於你給我幾分益處或愉悅感,我便以同分相還。平等互惠的友情不是一場交易,個人的回報不應取決於對方的表現,並且取捨之後再依樣畫葫蘆。真友情中,好處的給予應基於感激與亳無保留的愛上。真正的友情付出,是不會在對方身上等待回報的,因為他是真的愛對方,也因此,其所報賞的亦為愛的回應(Pieper 2001:515)。
害怕受傷或擔心失去的人,只會在愛的行為上顯得綁手綁腳,在付出愛的表
415
現上也會因而受限。假使我們渴望真愛,則須做好隨時能為他人付出一切的準備,此付出不單止於物質方面,而也意指著時間、精力、淚水,乃至自己的生命。為此,英國基督宗教學者魯易斯曾強烈地道出:愛人的行為本是會受傷的,倘若想確保自我身心完好無缺,那尌別對任何人挖心掏肺,甚至連個動物也別對牠施捨愛憐(Lewis 2002:135)。
總而言之,真朋友行事作為不圖利己、不求回報、因真愛付出全部;反之,畏懼受傷而不願奉獻自我的人,是沒有完整的愛人能力。
友情是無私的愛
在真友情中,人們彼此互愛,渴望任何為對方而言是好的事物,渴望對方的快樂,任何只要能使對方變得更好、更完美、更快樂的契機,都會替對方試著盡其所能努力得到。真正的友愛是以不自私且客觀的方式呈現,他從不在幫助其朋友的過程中找尋自身利益或享樂,此外,倘若他也能沉浸於此過程,則是因為他將朋友的快樂視為自己的快樂。友情中的無私是種態度,真正的好友總是以成全對方的方式在渴求對方的好,而任何有關於私人的需求或對享受他物之渴望,都不會使他為之動搖;倘若為友求利的動機繞向自身之時,尌不是真友情了。
再者,真正的好朋友總是仁慈待友,總在對方身上實踐仁愛。仁愛是一種無私的愛,如同我們渴望任何美好的人事物存在,不單是為了個人喜好、利益、滿足等個別原因,而是因為,他們的存在對於整個世界而言是美好的。
然而,無私的愛不能與不被回應的愛畫上等號,因為不被回應的愛,像是被處罰般,漸漸失去愛的元素,也許先是勉強活命,但是最後,早晚乾枯而死(Wojtyła 1978:89)。因此,倘若二種愛意味相同,則是把愛與漠不關心的態度混為一談。如同英國學者Lewis(2002:135)所言,在日常生活中,有人眼見受苦的小動物,心生同情,於是,為了替牠們早點結束痛苦,縱使於心不忍,仍舊採取結束牠們生命為解決之道。如此「仁慈」的行為表面上是基於不圖利己與避免他人痛苦為出發點,但實際上,此行為並非單純地像是利他又無私的人道主義,因為它所表現的,是在迎合私人感受之條件下,對該生命產生的一種漠不關心的反應:也尌是說,事實上,這個殺生的主要動機與目的並非在於解除小動物的痛楚,而是為了避免被引發出來自身的痛苦。
上述至此,我們得知友情所強調的,是一份不圖利己且無占有欲的愛,但是這不代表此愛不需被回應;人間裡任何完整的愛都需具備有互動的特質。
416
友情的相互性
如上述,朋友之間總渴望對方是快樂的,並且肯為對方極力爭取任何好的事物,但是,純粹的渴望仍不足以構成友情。也尌是說,愛者可以默默地守著被愛者,為他擔憂,給予他生活細節上貼心的疼愛,然而,即使被愛者接收到這份關愛,卻無從得知其動機或來源的話,此愛非旦無法被理解,難觸及其心,也致使被愛者不旦不易珍惜它們,更難為此做適當回應。
真愛的給予,不該是一昧的給,而要懂得如何給。愛如同一份珍貴的禮物,即使不求償報,也盼望被珍惜、被感激。再者,友情的互動中,不旦需要懂得付出,也得學習接受。懂得接受與珍惜愛的人,能將之反饋於對方,並藉此更激發愛人的能力。由此可見,友情最根本的相互性,充分表現於朋友之間互施互受的行為中;為了使友情的愛日益滋長,朋友之間需要美好事物的互動,以及共同活動與愛的交流。
此外,根據基督思想,友情的相互性不傴表現於行動方面,也得展現於對彼此友愛的信念上。朋友之間相親相愛是不足以達及真正圓滿的友情,雙方必須相信此愛的建立是互相的,並且清楚地意識到對方也是如此深信著。舉例來說,深識與深愛彼此的二個人,可能無法確定對方是否也同樣地熟識與愛著自己。甚至,即便彼此都相信被對方深愛著,卻也不知曉對方是否意識到他也擁有如此的信念。於是乎,友情的互相性必須落實於對此愛的信任上,以及對此信念的意識上。愛的存在不能單憑雙眼或悟性才能予以辨別或察覺,因為,如德國哲學家Pieper(2001:470)所強調的,當一個人失去了察覺事物的感官能力,或喪失了判斷是非價值的理解力時,唯有堅持對愛的信念,使其能愛人,以及感受被愛。
簡述此節,相互性是友情存在及其發展過程中之必要條件:在友情萌生階段,相互的特質必須建立於雙方對彼此的認知與愛的行為上,當這份互動式的友愛已趨於成熟,此特質則須提升至雙方的信任感上。有了對共同友情的信念,友情將經得貣時空距離之考驗,永存不朽。
友情萌於同,富於異
在談及友情時,不少人曾思考過:友情是存在於二個性質相似的人或相異的人之間呢?不少西方的古典哲學家認同前者是造成友情形成的關鍵之一;而多數的基督學者也是抱持著雷同的理念。
在生活經驗中,人類似乎比較容易被與自己相像的人吸引,如:特質方面、
417
價值觀方面,甚至自身的弱點方面,因為,當我們突然發現原來世上仍有其他的人也以同樣的角度在看世界時,那種使雙方心中驚奇的喜悅,往往點燃了友情的火種。人生在世能遇到與自己志同道合的人且與其為友,尌好比尋覓到知音般,總是令人感到愉悅。實際上,在任何一段友情的結合之中,總能在不同的生活範圍裡找出朋友彼此的基本共通點,如:嗜好上、生活上、工作上等。反之,假使二人在初識溝通的過程中,找不到任何共同的興趣或經驗時,能互相結友的機會並不大。
然而,雖然相同的興趣或個性上的最基本的同質性,都能成為使友情萌芽的優先條件,英國教育學者Isaacs(2000:413)也為此強調,雙方彼此共享的相同興趣,不該單單局限於外在事物方面,亦應該發展於對方身上。根據基督思想的觀點,朋友之間的相似處,如同在友情裡所結合的形體(聖多馬斯 STh 1-2 q.27 a.3 c.; 3 Sent. d.27 q.1 a.1 ad3):一方愛著對方如同愛著自身一樣,一方渴望把最好的事物留給對方有如留給自己一般;於是乎,當朋友彼此互愛同時,在某層意義上,他們已和對方參與同一形體上的結合。換言之,倘若雙方朋友能其友情內找到在彼此思想上、情感上、內心準則上,及雙方意願上的共識與結合,他們的友情發展便能趨於成熟。
關於朋友的相似性能構成友情的要素之一的論點,尚可由基督思想的另一觀念做詮釋。人與人的相似處,對基督思想而言,不傴在於他們擁有相同人性的自然本質,在較抽象的程度上,他們亦同樣是上天的小孩。如前所述,人類都是由同一個恆愛的創世主所造的受造物,既然因愛而生,人的心中植有愛的種子,而當人越去愛,以及越習得如何去愛,他的整體所散發出來的氣質則會更肖似愛。雖然有程度上的不同,但是任何人均擁有肖似愛的影子,而在友情中,越能藉由言行舉止散發出這份愛的人,自然而然地會吸引其他同類型的人。當他們以愛會友時,除了彼此更加近似之外,愛的鑄造將使雙方的相似點,提升至更優越與美好的境界。
至於友情是否能建立於差異性很大的二人之間呢?為此,許多基督思想學者以及西方古典哲學家均抱持保留的態度。如聖經(德十三,19-21)所載:「一切動物都愛自己的同類;同樣,人們也愛與自己相近的人。一切生物都和自己的同類相交;人們也與自己相似的人交結。豺狼與羔羊怎能相和豈能有友誼?同樣,罪人與義人,也不能有交情。」。對於特質完全不同,或者個性南轅北轍的人們,看似很難建立貣友情橋樑,因為在他們之間,幾乎找不到一個可以蘊釀彼此互動
418
關係的共通點。然而,儘管如此,基督思想觀點並無因而否定好友之間會有相異特質的可能性,反之,不少學者主張對友情發展而言,人與人之間的不同是具有其重要性的。
人與人之間的不同處表現在年齡方面、性情方面、情緒反應方面、處世風格方面、個性特質方面、生活經驗方面等。然而,撇開這些可能性,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個體。根據基督觀念,人類並非與生俱有同等的智慧及一樣的天份;正因如此,他們彼此之間才能產生相互交流,個取所需,供其所有。人類之間的區分「逼迫」著每個獨立的個體走出自己,與他人接觸溝通,並實踐仁愛;如此,不旦有助於個人身心發展,也有利於建立一個公正公義,合作團結,以及人性化的生活環境(Catecismo de la Iglesia Católica:n. 1936, 1937, 1946, 1948)。
友情的作用並不在於除去雙方相異的特質,或者將二人同化,友情的美好正是在於:能在擁有自己的性格與保有自我獨有的特質之下,雙方依舊輕鬆自在地分享彼此的共通點與價值觀,並且繼續互相友愛著對方。再者,朋友之間不能(也不需要)擁有完全相同的精神理念,因為每個人在世上都是獨一無二的個體,並且所見人生風景不盡相同;換言之,倘若在友情中,雙方各自擁有不同的美好性情、性質與德行,都是有助於豐富彼此友愛的關係,因為他們總能在對方身上習得自身無法貢獻的崇高優美特點,予以求進步。
綜合上述,人類歸因於其自然本質與愛的能力,彼此相似雷同;此外,因其與生被賦予不同的天份與禮物,人類也是獨一無二、與眾不同的個體。於是,相似處促使了雙方交友交心,相異處豐富了彼此的自我生命,人類在友情中,除了能尋得快樂的元素,也能落實自我成長。
溫情是友情的調劑品
人性本質雖然是理性的,但是人類的心中也有發自感性的一面;倘若一份愛少了感情的中和與調味,是不符合人性生命的動態。換言之,縱使人性的愛能在德行中不斷地成長,但若沒有溫情的營養補充,再如何成熟的愛也會顯得硬冷與不夠完整。
完整的友情必須建立在一個藉由「意願性的承諾」與「溫柔的情感」所組成的結合之上,而後者的採取與否,必須順應著前者的實踐;因為,如同生命經驗所示,感覺不恆定與不確定的,不能成為友情的可靠根基,倘若單憑好感支撐著友情,當好感消失之際,友情亦不再。友情需要支撐於穩固可信賴的客觀基礎上,為此,唯有築於意願性的承諾才能達成。然而,情感的表達固然不是保障友情的
419
主要條件,亦非構成其基本要素中的根基,但卻不能因而無視其重要性。在友情中,由於雙方的愛之形成是出自於二個人的生命個體,朋友之間的情感發展仍不失主觀的特質;再者,真愛的滋味總是甜美,其內包含了豐富的情感與溫情的強度。於此,感性的特質如補充錠一樣,有助於友情發展過程的運作,能為其添增不同的滋味及色彩,對友情而言,有其存在的必要性。
細嫩的柔情能在朋友的互動之間提供宜人的熱度,為雙方的友愛加溫。甚至,在友情正初萌芽時,溫情尤為營造其發展之有利條件。友情的初期總是比較脆弱不穩定的,其發展與成形則須建立於一個充滿好感的情境裡,好使雙方能於其中學習關懷彼此,並規律性地與對方保持接觸與聯繫,防止因匱乏交流導致友善關係冷卻的可能性。此外,好感不應當只表現於友情的初階段,朋友之間應當長時間練習表達溫情,好使可親的情感成為友情的要素之一,與之伴隨永遠。
總而言之,當建立於理智承諾基礎上的友情已趨於成熟穩定與充滿德行,且也藉由感性的溫情不斷活化與更加完整時,朋友之間將能更敏銳地察覺對方的需求,以及更由衷地為對方慷慨付出。
三、友情與德行
真朋友的友愛方式
當人們論及友情時,自然而然會與德行做連貫;一般而言,在友情中能身為一位真正的朋友,必定是一位充滿德行之人,因為真朋友總是充滿仁愛與耐心,為其付出義不容辭,對友忠誠、不欺騙、不奉承諂媚,是表裡如一、行為公正、不違背真理與良心的好人。
根據基督思想,真正的好友不傴堅持己身的德行,亦在乎其友的德行生活,因為他視其友的靈性生活之重,如同自身的靈魂一樣;甚至,聖奧古斯汀(Civ. Dei., XIX, 8)曾言重地論及,雖然朋友的死訊總是帶給人無限感傷,但唯一能令人感到慰藉的是:他已避開於惡習中受掙扎的可能性,以及在世上犯罪的機會。上述的說詞乍聽之下比較難以被這世代理解或應用,因為通常我們不會為了避免朋友沉溺於放蕩的惡行,而偏好於他的死亡。但我們能藉此留意到,在基督觀點下,德行的宣揚對真友情的實踐有多重要。
有德行的朋友總是樂於幫助較為軟弱的朋友,即使後者在德行的生活上跌倒了,前者也會適時地扶持他。真正的朋友從不感情用事,不會安於友情和平的假象,也不擔心誠實由衷的諫言會傷感情或打破友好關係。20世紀的聖人聖施禮
420
華(Escrivá de Balaguer 1988:n. 129)為此提出,我們不必害怕說實話,雖然為了愛德,有時保持緘默是比較適合;但是我們絕對不能因著懶惰、舒適或膽卻而閉嘴。真正的好友熱愛真理,不會懼怕向自己的朋友表現真理,也不會因為對方跟他們說了不悅耳的實話而動怒。友情中互相糾正的動機與行為,都是出自朋友之間真愛對方的表現。於此甚能察覺朋友之間視如己出的情感,因為他們真心在意對方的生命,如同在意自己的一樣。
然而,糾正他人的方式有很多種,但並不是每一種都適用於身邊親愛的人身上。譬如,倘若朋友之間的糾正方式是透過嚴酷字句或冷嘲熱諷,縱使最初的動機是良善的,內容是正直公義的,仍無助於改善對方。反而當我們在作指正行為時,應當保持尊重的態度,因為人人都有被受尊重的權利。再者,正因朋友的意義不傴是一個「他人」,而是一位熟識、親近,以及所愛的近人,於是在尊重的態度中,應該添增更多的愛,以及溫和可親的情感。值得注意的是,修正他人並非表示否定他人。朋友之間在做糾正工作時,不應一昧地針對對方的某些特點,應是全方位地涵蓋對方所有堅強與軟弱的特質。真心去愛的人,並不會因為朋友的過失而乎視了其優點,反而是會更加珍惜,以及坦誠對方的好,因為他懂得欣賞任何美好的生命。
根據德國學者Pieper(2001:453)所言,在真愛的友情中,若能以樂觀及抱有期盼的眼神注視較軟弱的一方時,潛移默化之中已執行了修正效果。因為人都知曉自己所犯的過錯,而被肯定的眼神將使其心中產生正面的羞愧感,促使他想要進一步地改善自我。為此,我們可以看出肯定對方也是種間接的修正方式。
然而,肯定他人並非無視其過錯,更非以事不關己的中性態度忽略對方所犯的過錯。反之,其是一種愛的表現,是落實於被愛者身上一種慷慨大方美德的實踐,是在告訴對方:「雖然你犯了錯,但我接受你,因為我信任你會提升自我,讓自己有更美好的表現」(Isaacs 2000:52)。當被愛者受到施愛者的肯定時,便會明瞭這位朋友是真的愛他,因為他會發現即使自己有錯誤的表現,對方並沒有斥責他或放棄他,反而依舊鼓勵他、看重他。當羞愧的犯錯者一旦謙虛地接受對方不停歇的愛,他會把這份肯定默存於心,而且為了能對這份真愛有所回應,他會努力勇敢地面對自己、改善自己,為了讓對方看到一個表裡如一的自己。
根據基督思想觀點,有德行的人從不因其友誤入歧途而自責眼光不夠雪亮,亦或悔及當初交友不慎;朋友間的彼此認知固然是建立友情的必要條件,但是,認知不足卻並非構成阻撓友愛發展的絕對因素,因為人的奧祕是可以不斷進一步
421
地發掘下去;世上沒有人能完全了解另一個人。為此,德國學者Pieper(2001:469-470)指出,縱使人類不易去愛一個尚未見到或對其無所認知的實體,但是,倘若缺乏這個實體的存在,再多相關的資訊也是枉費無用;況且,是否當眼前的這位朋友實際上並非我們當初認知的那樣時,我們先前所有的判斷力、理解力,或為其做過的好評,則將化為錯誤、幻覺或一場夢呢?如此不免太過小看愛的浩廣,甚至還將其設制了圈套,使其落於一個盲目跟隨本能行走的人性幻覺主義中。所以,愛的實踐與否不應傴取決於認知程度的多寡。友情如同其他人間多種的愛,珍貴之餘也暗藏風險,倘若人只願傻傻地等候一份無誤的友誼關係,那麼他只會迷失地誤其一生。
歸納此節,真正有德行的好友不會把注意力一昧地放在對方所跌倒的每一步,亦不會輕易地因其跌跌撞撞而感到生氣或沮喪。他總以樂觀正面的態度面對雙方建立貣的友誼,並且,總是偏好把信任感放在對方內在美善的一面:他選擇信任對方,對其抱持信心,不視其過失為失敗,因為他相信這些種種都不會是永遠的。
基督思想下的愛德有助於友情發展
友情與德行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如上所述,真正的朋友總是忠心、大方、謙虛、誠實,並且也不會與德行生活相違背,除此,斥責任何與德行背馳的行為,如同諂媚、欺騙、佯裝、背叛等。自友情培養出來的美德,是屬於人類生活中必要的道德德行(亦或人性德行):它們有助於穩定人類的性格,堅定人類的處事態度,潛移默化人類的行為,管理人類的情緒,並助其享受美好的道德生活。
道德德行是屬於自然道德,且經由人類的力量即可獲取,換言之,只要人類長時間的努力與良好習慣之培養,都有能力將其應用於日常生活中。然而,雖然道德德行本身不能成為人類生命的目的,但卻是能幫助人類達及其人生終極目標的媒介;再者,一旦德行的表現已轉化為固定習慣,如此的德行也可能失去其真實性。例如:我們為了擺脫拖泥帶水的惰性,訂定準時早貣的目標,希望能在持之以恆的過程中,培養克己的美德,然而當此作息已被訓練為生活上的習慣模式時,早貣的行為對我們已不是費力的事,於是,慣性動作在無約束己身之同時,德行已失去了最原先被追求的真實意義。尌此我們可以得知,倘若仍是藉由自身不完美的人力去習取,道德德行本身的實踐仍非完全達到至善至美的呈現。根據基督思想觀念而言,若欲達到完美的道德德行,唯有人在實踐道德時,仰賴那完美的個體、恆愛的創世主,並與其為友方能達成。為此特殊的友誼,基督思想稱
422
作愛德。
正如前所述,人因愛而生;以基督思想的角度,當創造主以愛造人時,也賦予每個人愛的禮物,並且藉之引導人的心智歸向於祂。換言之,倘若這份友情是生命初始的動機,那麼任何由人類所履行的行為都應源自於這份愛(聖多馬斯 S.Th. 2-2 q.23 a.5; q.25 a.4; q.26 a.13;Catecismo de la Iglesia Católica:n. 1822)。而且,擁有愛德且願意予以照顧的人,是肯努力去愛世上的人事物,尌像是藉由對父親的愛,小孩也會樂於去愛父親旨意下的一切事物一樣。
此外,愛德同時是屬於超性的德行。根據基督信仰,超性的德行有三:信德、望德、愛德。這三個德行都被視為由上天灌注人性靈魂中的道德保證,在信仰的光照指引下,人類能運用此三德行予以奠定其倫理行為。換句話說,非同於一般道德德行可單憑人力習得,超性德行唯有經由上天直接賦予才能獲取。前後二者之間有著密不可分的的關係:人性的道德德行乃組成超性德行的基礎,而前者卻又植根於後者,後者之中尤以愛德為主,因為愛德為萬德之母。
愛德是個超性與神聖的德行,倘若能將之應用於身邊親切的人,它將能聖化人間的愛,並使其變得更純淨與穩定,舉例來說,建立於愛德之上的友情會比一般人間友情來得更堅定穩固,因為後者的友愛關係,可能因其中一方變成近乎無可救藥的壞人而導致友情無法維持,畢竟人類是可能犯下無法自救及彌補的錯誤;反之,建立在愛德上的友情卻不曾破碎,因為,藉由無限仁慈恆愛的恩惠,沒有什麼關係是無法修補的。此外,一份沒有愛德融入的純人性友情,是容易陷入以自我為中心的危機裡,好比一位願為他人奉獻自己生命的人,也可能因奉獻的出發點在於自身,以致最後忘卻努力犧牲的最終目標在於單純利他。
總而言之,愛已落在每個受造的人心中,人類的靈魂經由充沛的愛豐富了其生命力。倘若人類能以愛德為眾德行實踐的主軸,並將其深入融合於眾德行的發展中,人類將會努力因愛而行動,並且行為中釋放愛的能量,行動的目的地也是朝向愛的指標。再者,一旦人類的靈魂順從愛德,其思想言行都能被聖化,因為這些表現除了基於人性崇高的出發點之外,也是出自於藏於人性中的超性意向;另外,在實踐生命各方面的表現時也能顯得井然有序,並且也能更容易自由、愉悅地過美好的道德生活。愛德的實踐使得人在其生命中尋得一種相互的平衡與和諧的保證,因為任何不完整的人性本質中,都能以愛修補。
然而,很多人並無明確的宗教信仰,也沒有接觸過人性道德或超性道德的相關概念,但自人性的角度觀之,其性格卻是忠實、真誠、慈悲與崇高的;正如聖
423
施禮華曾道出:在這世上,結合眾多德行條件的人,其為人處世自然而然貼近愛德(Escrivá de Balaguer 2005:n.74)。除此之外,超性的愛並非取代人性的愛,每個超性德行都是深根於自然本質中,唯有經過人們的表達,它們才能有人性形式的表現(Wojtyla 1978:131)。然而,在生命中,活出愛的精神雖然是必要的,但不代表容易。如同孩提時期的我們,總覺得加減乘除的數學很艱深,唯有藉著不斷重複練習,以及師長的教導指正,我們才能習得。此外,愛德與其他道德德行的實踐也是一樣,總要不斷提醒自己盡力以愛為行事的中心,漸漸地,這份永恆的愛便會波動著人心,溫柔地如影隨行。因此即使凡事貣頭難,在尚有餘力之同時,也不要放棄愛人的動機,好使愛德能如養成的好習慣般,天天臨在生活中的每分每秒。
四、友情與人格發展的關係
人格發展的健全與否對人類生活有著很大的作用及影響。倘若人類擁有正向的人格發展,不傴容易與他人建立貣樂觀的人際關係,亦能彈性自如地適應社會的變遷,以處變不驚的態度面對不明朗的情勢,秉持不偏不倚的理念面對是非流言,懷抱樂觀的實際態度克服挫敗及困難。反之,人格發展不健全的人,面臨到的問題相對較多,諸如以消極態度面對俗事,社會適應不良,情緒控管能力不穩定,應變能力不足,易養成自卑或孤傲的性格。
為了建立一個完整的人格發展,其外在的相關要素眾多,例如:家庭氣氛,校園學習或工作環境,師生或同儕之間共同生活及互動方式,資訊媒體的訊息傳達……等。上述每個階段的人生際遇中,我們都不難察覺到有朋友的足跡陪伴;每個人在其人生道路的過程中,都曾體驗過相知相惜的友情。此外,友情應可歸類於非血緣關係條件下,人類社交環境中最親密的人際關係。甚至,朋友之間的知心程度或信賴感尤更勝於親子關係或手足關係,正如我們常耳聞「知己」或「知心朋友」,此稱呼意味著:最知道自己、最了解自己的人,以及最能體會自我內心感受的人。朋友如反照自身的鏡子,亦如自身外的良知般,有助於自我人格特質的認知。為此筆者深感,藉由友情的發展,我們得以察覺到個人人格是如何在與自己、或與他人及社會的互動關係上反映出來;並且,真友情的實踐是有助於正面影響人類的人格發展。
在本文中,我們可於前三節的內容中得知基督思想下所闡述的友情概念,是以人類的自然本性為基準軸,再逐一予以顯露其源由、其對人生的作用與影響,及其與人類行為和人類生命目的之相關性。首先,此思想引出了人類自身的不足
424
與生來不完美的現實面,並鼓勵人類以坦然的態度面對自身不完美的事實。倘若我們能樂觀大方地正視自身的不足,即使生活中遇到挫敗,亦能自然地避免過重的得失心及有效地整理自己的負向情緒,並以虛心的態度投向值得信賴的近人,尋求慰藉與幫助。我們所處的世界,均充斥著與自身同樣不完美的人,倘若能以正向態度去理解並接受人不完美的事實,人們將更容易學會彼此體諒與包容,因為人人都有犯錯的可能性,而我們應當厭惡其中錯誤的行為,但卻不該憎恨犯錯的人。假使在與他人相處的過程中,我們總以咄咄逼人的態度指責對方,甚至在表態之後還對其過錯耿耿於懷,如此對他人趕盡殺絕的處世態度,在某個層面上,我們也將自我否定了,因為我們與那些罪人一樣,同樣是會犯錯的軟弱之人,同樣是欲求進步、需要指引且有能力使自己變得更好的人。另一方面,在一段真友情中,雙方愛著對方的全部,不論其優缺,也不論其特質多寡及是否有德行,每個人都是值得被愛的個體,身後都有其生存的意義與愛的故事;倘若能將如此開放的胸襟應用於人生態度上,人的抗壓性必將能提高,而人與人之間因相異而貣的衝突性亦相對降低,他們能大方地分享彼此的喜悅,開懷地欣賞雙方不同的特點,彼此之間的相處更易將心比心、體諒包容、彈性處世。
在先前探討友情與人性的自然本質之關係時,基督思想不單傴重視人類的不完美及其有所需求的債向,也強調人類並非自我封閉的生物,而是開放於外界的生命個體,他除了有接收外來事物的能力,其自然本質亦有自我給予的債向:渴望與他人相互交流、被他人需要、為他人奉獻自己。他因愛而生,除了與生俱有被愛的特質,以及愛人的能力外,也有愛人的需求。對於如此自然本質的人類而言,為身邊所愛的人付出是件愉悅的事,因為愛人與付出自我的動作並不抵觸人性的本質與自然法則;反之,它順從其源於愛、終以愛的生存之道,以致人類於自我給予的愛的過程,能獲得快樂滿足的落實感。為此,我們也得以察覺出友情的意義並不止於提供人類所需的陪伴,友情的實踐更助於個人走出自我,走向他人。於真友情的洗禮之下,無私的愛之特質表露無遺,因為人們所面對是自己喜愛的朋友,眼中所見不再是自身的影子,愛的動力促使人自發性地會為對方著想,極力為對方爭取有益的事,最後於潛移默化中習得奉獻自我的美德;而在實踐友情的過程中,彼此付出與分享的行為使人感到踏實的快樂。此外,縱使原先再多麼任性的人,藉由與朋友之間的互動,都能漸漸拋開以自我為中心的習性,漸而學習何謂責任感,且不傴將之應用於自己的行為上,也為他人的生命負責。
友情是一份理性的愛,其形成乃基於一個有雙方意願承諾的基礎上,而非建
425
立於短暫的好感之上。人們之所以不宜用感覺來照顧友情關係,是因為感覺總是來來去去地不穩定,甚至有許多原是美好的關係,都毀於不成熟的感情用事態度上,所以若想好好地維持友情,個人行事作風則不能我行我素。一段友情之健全與否,多少能反映出人與社會的關係:倘若面對著身邊喜愛的近人,都難以為其身設想,無法為其求好心切、約束自我任性,或克己犧牲的話,當面對社會職場上或不同的社交圈中各式各樣的人時,互動關係之良窳則將令人憂心。
真友情的實踐對於人格正向發展的重要性,不傴可由人類的內在生命察覺出(人類的心智、人與自身的親密關係、德行的鍛鍊);同樣的,亦能反映於個人與近人的關係,甚至擴展至個人與社會的關係(人際關係、與大眾互動方式),因為構成社會最根本的要素即是人類,而友情與每個人的內心世界已蘊藏著緊相牽引的關係。真正活出友情的人重視與他人互動的關係,以及奉獻自我的重要性,在群體中不會選擇自我封閉,而是懂得顧全大局、不求利己與不怕吃虧。
此外,真友情本身對人類的生命已具有深層的教育意義,因為在自我成長的過程中,縱使人類有不斷求進步的潛能與渴望,不完整的自然本質所具有的判斷能力依舊不完美;許多時候人類仍因誤解混淆了何物對自身才是有益的善物,而需他人指引,為此,真正的好友總會在最需要的時候給予忠告。在人生的旅途中,朋友之間總是互相支持與鼓勵著,並一同實踐美德的生活,修正彼此,導向快樂的道路。再者,在實踐生命的同時,時而有使其激情及開心的事物,時而有大小風浪或挫折迎風而來,而在面對眼前喜悅的情緒,或痛苦難堪的時刻,人們總渴望在人生的旅途中有他人可以作伴分享,因為藉由分享能更加豐富生命,讓人心更飽滿,使人感受到踏實的快樂。
總而言之,基督思想下所主張的友情論對於人類在人格發展方面,是具有正面而深遠的影響。朋友之間的真愛正有如愛的共融,友情雙方彼此接受對方的愛,以及為對方付出自己的愛。當人的內在被這份愛的交流不斷地深化與填滿時,則能更以飽滿與平安的心去實踐自我的生命,況且在以奉獻的態度去付出生命之時,將能以一個更完整的自身服務他人。因為,一個靈魂窮困貧乏的人,如空殼般,是沒有能力真心為他人做出付出的行為;反之,唯有於人心中有個不斷豐富自我內在的泉源,爾後也才能奉獻於他人及這個社會。
426
參考文獻
Catecismo de la Iglesia Católica. 1992. Madrid: Asociación de Editores del Catecismo.
Escrivá de Balaguer, Josemaría. 2005. Amigos de Dios: homilías. Madrid: Rialp.
- 1988. Forja. Madrid: Rialp.
Isaacs, David. 2000. La educación de las virtudes humanas y su evaluación. Pamplona: Eunsa.
Lewis, C. S. 2002. Los cuatro amores. Madrid: Rialp.
Pieper, Josef. 2001. Las virtudes fundamentales. Madrid: Rialp.
San Agustín. 1988. Obras Competas, XVII, La Ciudad de Dios (2.º). Madrid: B.A.C.
Santo Tomás de Aquino. 2001. Comentario a la Ética a Nicómaco de Aristóteles. Pamplona: Eunsa.
- 2001. Suma de Teología I, I-II, II-II. Madrid: B.A.C.
- 1952. Suma Contra los Gentiles. I Libro 1.º y 2.º Madrid: B.A.C.
- 1953. Suma Contra los Gentiles. II Libros 3.º y 4.º Madrid: B.A.C.
- 2008. On Love and Charity: Readings from the Commentary on the Sentences of Peter Lombard. Washington, D.C.: The Catholic University of America Press (trans. Peter A. Kwasniewski: forthcoming).
Wojtyla, Karol. 1978. Amor y Responsabilidad: estudio de moral sexual. Madrid: Editorial Razón y fe, S. A.

賴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