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世界怎么這么翻手為雲覆手為雨?

  文/高昱


  近些日全球最著名的人物是誰?麥克 . 傑克森。這位傳說中的流行音樂之王6月26日突發心臟病去世,終年50歲。

  之所以是傳說,因為麥克 . 傑克森的歌早就不流行了,他在中國甚至都沒流行過。引領流行的小資們還在聽披頭士,還在聽威猛、鮑伯 . 狄倫,關於麥克 . 傑克森的談資卻最多不過是“整容=毀容”。但麥克 . 傑克森之死仍然在中國引起了很大反響。去超市買東西,音像區都放著麥克 . 傑克森演唱會的DVD,我問一位圍觀的店員好聽不,她說一般,不過過去只聽過這么個人,這回看看也算長知識,她說回頭也要看看那個長護心毛扭屁股的貓王唱的是啥。我一個每天忙著寫小說寫劇本的朋友,也熬夜寫了首詩︰“你的歌聲 是這殘忍塵世的橄欖樹/你的舞步 是這無奈人生的銷魂曲/我們在你的歌聲裡情竇初開/我們在你的舞步中體悟自由????”我問他為什麼要向這個早已從電腦硬碟中消失的人獻詩,他回答說只是突然從忙忙碌碌中聽到一個人死了,有一種失落感想要移情。

  “人走了,才知道他的好。”同性戀、性騷擾、吸毒、孌童、破產、漂白皮膚、性格畸形,這是之前十年從美國報紙到中央電視台偶爾提及麥克 . 傑克森時的關鍵詞。不過,一夜之間,我們看到數不清的新聞在給麥克 . 傑克森正名還清白,數不清的評論開始反思“是誰害死了好人麥克 . 傑克森?”好吧,這是麥克 . 傑克森想要的、該得的,但他之前就一直想要、一直該得而未得。一個心臟病猝死就讓一切翻轉過來。如果說之前對麥克 . 傑克森的指責羞辱是滑稽可笑的,那麼今天的樹碑讚頌更可笑──這個世界怎么這么翻手為雲覆手為雨?它什麼時候把麥克 . 傑克森當個人待過?

  一位哲學家告訴我說︰“麥克 . 傑克森死了,我想,他終於可以不再受折磨了。他生下來彷彿就是被折磨的。儘管他給很多人帶來快樂和幫助,他的表現多是怪異和叛逆,但我看他像個玻璃,我更相信他是沒有傷害過任何人的,除了把自己弄得面目全非。”

  上帝給了麥克 . 傑克森一副名揚天下的嗓子,天下就給了他比常人更受折磨的命運──踩上帝的寵兒和觀看寵兒被踩,確實是比聽歌更適於流行的節目。據說,麥克 . 傑克森的葬禮會比12年前戴安娜王妃的那次更隆重、更輝煌。整個商業世界已經流行過對這個上帝寵兒的捧和踩,如今又在策劃著最後一次的流行饕餮。恭喜發財。

  每個人都想把自己交出去,最微薄的底線要求無非是別被當做路邊的狗屎。但我們總是很失望,想來唱歌天才加流行天王的麥克 . 傑克森也是如此──從小到大再到死後,他從未主宰過自己面目全非的命運。這一點上,和他同時代的唱歌天才加流行天后麥當娜就清醒得多。自覺肩負“拯救世界”重任的麥克 . 傑克森被他愛的世界丑化,而看透了我們就是想“與麥當娜同床”的麥當娜輕蔑地一笑︰這個世界,也就“宛如處女”。《商務周刊》供稿

全站熱搜

賴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