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于大海

    通過臨床觀察人腦病損所引起的智力和行為改變,也是確定智力機能定位的有效方法。

    所謂人腦病損就是指大腦受到了某種程度的損害。這種病損就原因講,主要有兩種:一種是屬於先天性的病損,如大腦發育不良;一種是屬於後天性的病損,如組織病變、機械性傷害等。在類型上則有:腦外傷、腦腫瘤、腦卒中和頭小畸形等。在發生的部位上,既有局部,也有全部,既有皮質部,也有白質部。另外,還有功能性和器質性病變之分。但不管是何種情況和類型的大腦病損,都必然會伴隨著某種程度和某種性質的高級心理功能障礙或智力改變。或者換句話說人腦的病損,不論是什麼原因、什麼類型,都總是在腦的一定部位、一定區域發生的。因此分析人的心理和智力功能改變的性質,就成為鑒定人腦特定部位重要性的一種手段;因此探索與智力缺失有關的大腦區域,就能夠較準確地判斷智力的腦定位和智力的腦機制。


    以往的臨床醫學已做了大量的工作並積累了豐富的資料。可以說就現象性的東西講已瞭解得相當詳細,就是涉及到智力的核心部位,也算有了比較清楚的判斷--目前大多數研究資料都證明了大腦額葉皮質與智力的關係(儘管還不夠精確和具體)。下面就羅列一點這方面的資料。

    蘇聯時期的學者涅貝利岑指出:神經心理學的分析可以揭示額區對於最主要活動的正常進行所具有的重要意義。如在問題情境中,思維定向、設計解決問題的方法,在心理中記住重要的問題條件等。在額葉皮質損傷時,這些過程被大大破壞了,而中央後部障礙時,這些過程幾乎沒有變化。因此,智力活動特別重要的環節--思維的全部安排,是腦前部的直接機能。他強調說,根據最新資料知道,有機體行為與狀態的一般控制過程正是在前腦結構系統內進行,正是它的結構實現著整體的、適宜行為的綜合,人的理智和創造行為的綜合,這種行為是個性的必要特徵。

    利瓦諾夫及其同事指出,當人進行緊張的智力活動時,首先是並且主要是在額皮質出現生物電位元相關關係的大大加強,同時在腦後部同步現象增長不大;而在精神分裂症患者進行智力活動時,則額葉不發生同步現象。

    霍姆斯卡婭等證明,人的腦額葉損傷時,會產生各種形式的心理機能障礙,複雜智力活動障礙,高級認識過程障礙,計畫構造障礙,記憶活動障礙等;拉金克的研究也發現,額葉受損的病人在運用知識和經驗去指導自己在日常生活中採取適當行為方面表現出嚴重的缺陷;還有一個臨床實驗證明,額葉損傷時,複雜行為的調節遭到破壞,各方面的心理活動失調。

    威爾斯也認識到,額葉在組織有目的的方向活動中,在使這種活動服從於意圖和動機中起重要作用。在額葉損傷的情況下,人便失去了有目的、有意義的行為。任何偶然的、誘惑性的因素都會激發起不正確的行為,精力難以集中到目的上去,像機器一樣地行動。同樣的情況在前額葉89101112454647區被離斷的患者身上也表現出來了。有一位患者家屬描述說:"手術後,他對任何事情都不感興趣,任何事也不能幹";還有一位則"對所有事情都無所謂"

    G.羅蘭德的研究也證明了額葉受損傷病人的思維障礙問題。他發現病人進行抽象思維的能力很低,讓他們理解諺語,可他們不能抽象出蘊藏在諺語背後的深層意義。

    普裏布拉姆在研究中也發現,在人類身上,倘若額葉區受損,被試在學習時就不能抽象地思維,對學習的結果缺乏信心,無法事先制訂學習計畫。

    額部病變時智力改變的第一個大量研究來自于皮蘭德爾(Pyiander),他在檢查了32例由於腫瘤而做了部分額切除的病人後,發現21人有智力改變。他在第二個研究中發現在16名顳、頂和枕葉內作腦切除術的病例中就很少有額葉病變的症狀,如"沒有抽象思維、組合力和涉及判斷作用"的困難。

    彭菲爾德的研究也證明,由前額葉切除而產生的缺陷乃是缺乏計畫管理能力和失去首創能力。

    奔彤(Benton)對兩側額葉損傷患者的某些複雜改變也做了簡明的分類。第一類是人格改變:他們對未來的焦慮和關心減少了;易衝動、愛開玩笑和輕度欣快,缺乏主動性和自發性。第二類是智力的改變:病人在一時期內行為的整合受損,有"近時記憶"受損害的缺陷,喪失以抽象名詞來進行思維的能力,最後是不能計畫和完成一動作過程,以及不能考慮到一動作的將來的可能效果;美國衣阿華大學的特拉奈爾的研究也證明,人腦前葉的損傷會使人出現不愛社交的個性。

    諸多的研究報告集中認為,抽象思維的損害最多見於額葉病變。果基斯因(Goigseein)認為人有兩種在質上不同的思維和行為的模式--抽象的和具體的。正常人能根據情境的要求運用兩種模式,額葉受損病人只能運用具體的模式。他認為額葉是與他稱之為從事抽象態度的複雜行為最有關係的結構。

    由於抽象思維本身就是一個抽象的概念,因此實踐中的抽象思維是通過執行一系列測驗來決定的,如顏色-形狀分類測驗、積木構圖測驗和物體分類測驗等。自二十世紀四十年代以後在精神外科術後的許多研究表明,額葉病變病人在多種測驗中表現出喪失抽象能力[斐明(Fieming)等]。還有不少學者使用迷津測驗法檢驗出額葉病人有明顯的思維過程的改變,如計畫和問題解決以及"推論式的智力活動"。日本學者還專門設計了一種檢測老年性癡呆的科學方法。

    言語障礙也是學者們描述較多的一個方面。他們指出言語障礙特別與左半球外側下部的病變有關。除了布氏區病變引起的失語症等外,還有諸如喪失辭彙流暢性和常常缺乏言語的自發性和隨意性等特徵。魯利亞對此作的總結是不能做自己的推論式的敍述,難於在推論式的言語中表達思想,"言語失動力症"。贊基威(Zangwiii)也作了類似的總結:"在不存在發言障礙的情況下喪失言語的自發性;難於產生適當的詞或短語,有時就等於是明顯的語法缺失;一些病例中言語的思維過程有肯定的損害"

    記憶缺陷也是額葉受損病人的主要症狀。臨床工作者已強調了額葉腫瘤病人記憶損害較多見,有檔顯示占29~73%。班畢紮特(Banbizet)認為,額葉的記憶缺陷是特殊類型的,特別影響以前獲得的知識的運用。對此魯利亞也寫道:"有證據說明額葉病變似抑制對心理謀劃執行順序的控制,在做任何新的作業時,這種心理謀劃使回憶和銘記活動起來,無論是解決一個問題或是學習一首詩"額葉病人另外的表現是似乎難以自願地學習或記憶。珀特耶(Petyie)說施行前額葉切除術後的病人不能運用過去的經驗,病人傾向于重複地發生同樣的錯誤,說明喪失了從錯誤中學習的能力。拉金克的研究也證明,前額葉皮質的兒茶酚胺類化合物(如多巴胺)分佈量如果不平衡,就會導致記憶活動功能上的多種缺陷,其症狀類似于因前額葉皮層主溝受損而產生的功能缺失。

    下述特徵現已被神經心理學家認為典型地與額葉功能障礙有關,並且也可在手術組中見到:制訂一個能適當地解決問題的計畫的能力減弱;利用從他們的錯誤中得到的資訊來改正以後的動作的能力減弱;在概念性行為中有某種不靈活性。

    關於大腦額葉損傷所引起的與智力內容有關的症狀還有很多。比如通過對前額葉皮層活動的各項研究還使人們正在逐步弄清心理活動機能失常時,究竟是什麼出了毛病。有不少醫學研究人員就發現,前額葉皮層機能障礙是導致多種神經病和精神病的原因,其中包括帕金森氏症,尤其是精神分裂症。與精神分裂症有關聯的多種精神屬性異常其症狀與前額葉皮層物理性受損所導致的精神屬性異常極為相似,例如都表現為多種思維障礙、注意廣度縮減、情緒反應不當或平淡以及缺乏主動性、缺乏計畫和目標等;另外,上述症狀和現象的病例也還來源於先天性精神發育不全的病人,如頭小畸形患者等,只是限於篇幅,就不在此例舉了。

    當然,在查閱資料的同時,我還見到了一定數量的對"額葉在人的智力生活中比腦的其他部位更為重要、更有決定作用"的觀點持異義的意見。但我認為,這類情況大多是由於對智力本質的理解不同,以及所使用的一些檢查方法不適於去發現諸如智力這種沒有體征特點的心理功能的改變,因此導致不同的判斷。根據"不能以小樣本為基礎作出結論"的原則,我在這裏將不予記錄。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賴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